擔任面試官以來,看似精明的加繪子,其實「被騙」的經驗也不少。各位親愛的弟弟妹妹,各位如果已對前面諸篇有所體悟,建立了求職面試的基本概念,那麼,本篇集社會上各種奇形怪狀求職者之大成,可說純屬個人受騙上當的遭遇,您大可略過不看。不過,聰明靈巧的你,如果能從本文汲取前輩「騙術」之菁華,加以揣摩發揮,然後,讓自己的面試無往不利,那麼,好吧,加繪子也只能說:算你狠!

常發生的是被錄取的求職者放鴿子。這種求職者大多條件相當不錯,擅長「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」。如果你的公司小又沒什麼名氣,他會告訴面試官:「從事企畫工作的人,就是要在規模不大的公司,才有機會參與整個專案的運作,創意也更有機會被實現,這正是我最在乎的部分」;如果你的公司大,股票還上市上櫃,他便改口:「大公司可以和讓我有機會跟許多優秀的人一起共事,學習前輩們的優點,使自己快速地成長…」。

總之,面試當天,他的每句話都讓面試官傾心,而且,還很爽快地答應所有你提出有關薪資待遇、到職日期的條件。直到預定上班日當天到來,遲遲不見他的身影,電話撥過去問清楚,才知他老兄早在別家公司上班了好幾天。

也有那種來上班的第一、第二,甚至到第三天,中午出去買個飯,就再也沒回來的「落跑族」。加繪子聽過一則友人的遭遇:有個剛到職的新鮮人,午餐時間出去,過了兩點還沒回來,同事們還很擔心對環境陌生的新鮮人,可能會迷路,想察看他的手機有沒有帶著。沒想到,一到他的座位,看到的是電腦螢幕上秀了幾個大字:「馬的錢給那麼少,還給你當捆工喔,幹!」

原來,早上的會議分配此新鮮人協助清理倉庫,讓他老大不爽。不過,一聲不響「落跑」就算了,氣人的是,事後才發現這個新鮮人還順便「幹」走釘書機、剪刀、立可帶等一堆公物。加繪子的友人只能怪自己瞎了狗眼。

其實,如果真的不適合,早早分手對雙方都是好事,這個道理,對戀人情侶或職場關係都是一樣的。我就曾經面試進來一位「櫃臺」小女生,當初面試時,小女生儀態優雅卻不顯拘謹,略施胭脂但不失親切,口齒清晰又開朗大方…非常符合我對「櫃臺人員」的期望,正如各位知道的,公司的門面總得擺個乾淨漂亮的女生才行。

正式上班後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,雖然每天由男友飆車送來,小女生還是天天遲到,素顏亂髮,睡眼惺忪,衣裙皺的像梅干菜,手上拎著一大包美而美早餐。這倒不是重點,比較大的問題是,她很髒,沒事就挖鼻孔摳牙齒,衣服沾滿醬油還可以連穿一週,離譜的是,便當沒吃完塞在抽屜,直到長蟲發臭才被同事循味道找出來。我常想,面試當天的她到底做了什麼,為什麼可以偽裝成另一個人,把我被騙得這麼慘。

當然,沒有犯錯是不能隨便開除一個員工的,只能不斷地進行道德勸說。但,遇到那些無法因為勸說而改進的大問題,面試官就真的只能歸咎自己流年不順了。

加繪子曾遇到一個新鮮人H男,面試的當天,看到他的外表黝黑壯碩,笑起來會露出白牙和酒窩,加上他有著參與「嚕啦啦」三年的社團經歷,對青少年服務工作充滿熱忱…當時,公司正徵求一個男性職員,條件是配合中南部出差,以及支援戶外活動。我記得在面談中,H男說自己熱愛大自然並且享受陽光,更會把加班出差當成磨練機會。反正,當天種種跡象都顯示H男就是公司要找的人。很快地便通知他上班。

同樣地,惡夢從他正式上班後開始:他,並沒有預期中的健康。第一次出差就在活動現場昏倒,讓四個女職員把非常「大隻」的他一路扛到醫院。出差回來後沒多久,他又在公司暈倒送醫,這次,他的父母出面了,說兒子不能熬夜,只要超過十二點睡,隔天肝指數就會飆到三千。然而,接下來的日子,每天準時下班的他還是三天兩頭請病假,有天中午,因為H男沒來上班也沒請假,耽誤了其他同仁的業務,我便打電話到家裡找他。電話那一端是他的母親,她說我們給他的壓力太大了,兒子身體不好,當然無法負荷。

我想不透,會參加「嚕啦啦」的人怎麼可能「身體不好」?不是「熱愛大自然又享受陽光」嗎?拜託,三、四個月前的面試,這個H男還擺明了自己是陽光男孩呢!幾天後,H男恢復上班了,已經失去耐性的我決定把他找來問清楚。

我問H男:「大學不是參加那個常常上山下海的『嚕啦啦』嗎?還出隊服務青少年,服務了三年。奇怪,當時身體怎麼受得了?」不料,他回答:「我們嚕啦啦『家教社』有服務青少年,但不用上山下海。」靠!原來此「嚕啦啦」非彼「嚕啦啦」!

不甘心的我又繼續問H男:「那你說你常到戶外享受陽光,我想應該是騙人的吧?基本上,你連太陽都不能曬耶…」我只是想知道他是否刻意欺瞞「身體不好」這件事。H男慢慢地說:「我都有享受陽光啊,我家是頂樓加蓋,外面陽光超大的。」我真想掐死我自己。


本系列完。歡迎網友自由轉錄推薦,並請附上來源 :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林加繪子 的頭像
小林加繪子

女力株式會社

小林加繪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