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9671_81045849.jpg

俊達這邊

跟淑蕙分房睡已經五年了。雖然,表面上,是女兒總愛霸佔媽咪旁邊的位子,又嫌棄睡覺會打鼾的老爸,使得俊達不得不躲到書房,以顯示父愛的偉大。不過,俊達比誰都清楚,分房背後代表著什麼意義。

也許是現實生活的壓力,改變了所有事情。不知從何時開始,從學生時代就狂寫劇本的俊達,那支手握的、天賦的、創作的筆,似乎再也寫不出東西。雖然,淑蕙總是告訴他,自己對老公有多麼看好;妮妮總是跟他撒嬌,爸比的好文筆連學校老師都知道。

然而,距離上次,也是唯一的一次,俊達的劇本受到一個小劇團的青睞,已經是七、八年前的事了。對於創作,正職是保險公司理賠專員的俊達,越來越沒了信心。他不想寫了,卻停不下來,想跟淑蕙聊聊,卻又有心裡的障礙。於是,這樣也好,一個人躲在書房成了安全罩,至少午夜夢迴的煎熬時刻,妻女不會知道。

原以為日子會這樣下去。直到一年前,她,一個叫「似水年華」的女孩出現,讓俊達原本有如死水一般的生命,一下子活了起來。

 

當「追憶」遇上「似水年華」

一年前,為了支持學長架設的「線上讀書會」,那陣子,俊達不僅拉了幾個同事一起入會註冊,也實際玩過幾次線上聊天室,結識了些所謂的「文學愛好者」,其中一位便是在大學教書的「似水年華」。

還記得,剛開始是因著「暱稱」而注意到彼此,但不久,俊達便發現,雖然同樣自詡為「普迷」(法國作家普魯斯特的書迷),「似水年華」的實力其實比自己強很多,左一句《尤里西斯》,右一句《歐蘭朵》…「除了淑蕙,沒想到,世界上還有人對意識流小說這麼熟喔!」從那時開始,俊達便對「似水年華」有了特殊的感覺。

欣喜的是,之後,「似水年華」竟主動來信,向「追憶」討教起小說的觀點。看得出來,兩個人似乎都是有心配合的,因為信件開始一往一來,有問有答。這樣的「筆交」過程中,字裡行間,一次一次地讓俊達驚喜連連:怎麼還能遇到這樣的女人,不僅和俊達迷一樣的小說,喜愛的劇碼也相同,什麼《阿伊達》、《費黛里奧》…天啊,這些經典歌劇俊達哪齣不熟!只不過,俊達熟的是光碟,「但以似水年華的身份地位來說,看的應該是現場」,俊達這麼想。

「信任」兩字慢慢地建立,別人的小說聊完了,漸漸地,有創作習慣的「追憶」也開始拿出自己的劇本與「似水年華」分享。意外的是,程度這麼好的她,卻總是願意用心閱讀「追憶」的作品,無論給的回饋意見或評論感受,永遠是那麼令人動容而充滿鼓舞。甚至是,一再遭到導演退稿的劇本,她也鼓勵「追憶」不妨改變體裁,既然故事的原創架構那麼好,就應該換成小說,改投出版社。

也許因為折服於「來自學術圈的意見」,對於「似水年華」的指引,俊達似乎特別容易接受。一個月以來,不眠不休地改稿,而後,試著放下那要命的自尊心,聯絡昔日的學長學弟,介紹出版社。沒想到,改稿之後的小說果然抓到了讀者的胃口,求稿若渴的出版社立即要與俊達簽約,還詢問是不是可以一併看看之前的作品。

老天,俊達既高興又感動,堅持了這麼多個年頭,總算看到了回收。俊達知道,沒有「似水年華」,這一切就不可能辦到。當天夜裡回信,俊達以文字向「似水年華」表達了深深的感激,結尾甚至寫出:「像妳這樣的好女人,正是我需要的靈魂伴侶啊!」

說真的,「似水年華」的出現,是俊達婚後的第一次,也是唯一的一次心動。這一年來,就像凌晨兩點零三分的此刻,俊達沒有躺在淑蕙身邊,而是化身成「追憶」,在書房吸吮著「似水年華」所給的溫暖與愛意!如果要問「這樣算不算出軌?」俊達不會也不敢否認。

然而,從頭至尾,俊達也沒忘記一件事,那就是:「似水年華」的存在永遠不可能曝光。「現實生活中,她是個大學講師,一定家境優渥,怎麼可能看上窮酸的自己?」另外,「雖然對自己來說,淑蕙早已是家人而非女人,但『婚姻』這玩意兒不就是彼此認命,日子一天一天過下去?」

俊達告訴自己:此生有幸遇到靈魂知己,就該感恩知足了無遺憾。愛上「似水年華」,甚至是,曾想要拿整個生命去愛她,永遠是個秘密,而這個秘密的有效期限是在對方要求見面之前。當然,俊達用心地禱告,希望直到老死,「似水年華」都不要提見面。

 

淑蕙這邊

倚著二樓陽台,雷淑蕙一邊揮手,一邊把嗓門拉開,對著樓下坐在機車後座、頭戴 Hello Kitty 安全帽的妮妮喊著:「班費不可以弄丟,一到教室就要交給老師喔!」「我知道啦!媽咪我愛妳,掰掰!」抬頭回答的妮妮,順便做了一個大大的飛吻…女兒的貼心,像極了母親。

週一到週五的每個早晨,由俊達騎著那台10年車齡的「迅光125」,把妮妮送到學校;傍晚時,到黃昏市場買菜的淑蕙,再順道安親班把妮妮接回來。每天早上送走父女兩人後,淑蕙總是急忙地回到書房,接著,電腦開機,上網收信。屬於淑蕙的一天,其實是由 e-mail 揭開序幕的。

專心地盯著電腦螢幕,淑蕙時而微笑,時而皺起眉頭。一封不長的email讓淑蕙花了數十分鐘才讀完。接著,淑蕙專心地回信,手指忙碌地在鍵盤上摩娑跳動。因為「似水年華」是個大學講師,講的話要有點專業又經過修飾,淑蕙常常是打了一句,又 delete 一句,甚至,寫了好幾句又索性整段刪掉。好不容易把信寫完,抬頭一看,往往大半個白天就這麼過去,快要十一點了。

收件人的欄位寫著「追憶」,寄件人則是「似水年華」,淑蕙小心翼翼地按下「寄出」鍵。迨成功寄出後,淑蕙伸了伸懶腰,嘴角揚起了微笑,像是鬆了口氣地癱在椅背上。不過,當滑鼠完成登出、關機一連串的動作後,淑蕙便快速地從椅子上彈了起來。在接下來的時間裡,淑蕙得振奮起精神,大顯俐落身手,才能以最快速度,完成洗衣、打掃和煲湯等例行工作。

也許對大多數人而言,在這個「即時通」的時代,MSN、Facebook 早就取代了 e-mail,但對淑蕙來說,過時的「e-mail」卻正適合自己。說穿了,e-mail沒有放照片的問題,也不
會因此搜尋到其他資料,讓一切都回到最純潔的通信。

當然,更重要的是,這是個秘密,也是專屬於淑蕙的甜蜜。沒有人知道,淑蕙的甜蜜不僅僅是因為陪伴深愛的老公走過低潮,而是確定了一件事:原來,分房睡並不是因為有了別的女人。

※ 雷淑蕙,六十年次,唯美浪漫,富於想像,能為情人堅忍心志,付出生命般珍貴的愛。

創作者介紹

女力株式會社

小林加繪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sugarcan
  • 感動 >"<
  • 東方不敗
  • OO

    幫夫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