繼「便利貼女孩」大夯之後,近來,職場上出現了另一個新名詞叫「自燃型員工」。雖然能夯多久還有待觀察,但從目前網友們熱烈討論的程度來看,此刻,咱們來聊聊這個「自燃」話題,也算是相當「自然」的了。

「自燃型員工」這個詞兒的出現,跟一本書的出版有關:日本經營之聖稻盛和夫的新作《稻盛和夫工作法》裡面,提到了「人分成自燃、可燃和不可燃三種」,當然,這裡跟垃圾分類一點關係也沒有。首先,「自燃」的字面意義是說「不需要借助外力,可以自己燃燒起來」,稻盛和夫用它來形容,職場上讓老闆們夢寐以求一種的「頂級」員工:這種人,具備「鞠躬盡瘁,死而後矣」的工作態度,擁有「獨當一面,肩挑天下」的辦事能力,最重要的是,績效表現每每讓老闆感嘆「有員工如此,夫復何求」。

 相較於「頂級」的「自燃型員工」,剩下的「可燃」及「不可燃」兩類,相當然耳,恐怕就是指職場裡的「次級品」了。沒錯,稻盛和夫將一種「腦袋僵化」的員工比做「可燃人」,因為他們雖然沒啥創意,但只要身邊有個如助燃物般的高手帶領著,多少可以「一個口令,一個動作」地被引燃,還算是有救;至於「不可燃」這類可就令人搖頭了,他們是永遠燒不起來的絕燃品,就像那些混吃等死,隨時等著被淘汰的員工。

顯然,大多數網友對這位八旬老翁所提的「高見」並不買帳,甚至可以說,這個聽起來相當悲壯的「自燃」論調,不但沒有達到使人自省的目的,我們的讀者們,反倒被如此大剌剌地宣告「資方是老大」的說法給激怒了,氣的差點燒起來。這點,我們從一篇篇的網友PO文便可窺得一二。

要我說,這回稻盛和夫算是踢到鐵板了(其實,稻盛先生之前的作品,不但深受肯定也頗為暢銷,建議大家看《追求成功的熱情》或《人生的王道》等書),我相信他本人亦對此感到訝異,不過,這並不是意外。何以這麼說呢?原因出在,作者忘了考量讀者與他之間,存在著太多太多的差異。第一點,我們的文化裡,沒有半點對於「武士道精神」及「Sakura的(櫻花)生命美學」的陶冶和訓練,所以,要我們接受「自燃型員工」那種「為公司賣命到『死』」的想法,非常困難。

 

第二點,也是極為重要的一點,稻盛和夫筆下的三種類型員工,產出背景不是美國,不是阿拉伯,而是在作者土生土長的日本,換言之,「自燃、可燃、不可燃」本來就是對著生存在日本企業文化之下的廣大員工們所發出的。日本企業文化有何不同?我想,最大的不同應該算是:日本人的職場文化,早就把「終生託付V.S終生聘僱」視為理所當然,然而,對我們來說,這幾個字卻有如天方夜譚。

      images.jpg       imagesCA0NG9KV.jpg    稻盛和夫及其著作《稻盛和夫工作法》 

你我很清楚,在福爾摩沙小島上,人人都想當頭家,十家公司裡面有九家是「中小企業」。中小企業成立得快,倒的速度也很快,撐過三年的都算狠角色了。老實說,初入職場者,要是抱定一輩子只找一次工作,或第一家公司就是一輩子安身立命之所在,肯定會被當成瘋子。是故,長成於如此背景,突然要我們相信「公司會照顧員工一輩子」,然後要我們去「把自己的生涯託付給公司」,嘿嘿,只有三個字:辦不到!而這也正是稻盛和夫無法讓讀者產生共鳴的最大原因。

因此,對我們來說,既然一生職涯可能經歷數個(或更多)的公司與老闆,那麼,尋覓一個「因為它愛我,所以我愛它」的公司,然後,放心地把自己交給對方,這絕對是件正常的事。加繪子要說,成為「自燃」、「可燃」和「不可燃」哪一類的員工,基本上,沒有人是看心情決定,也不必牽扯什麼個性問題,因為,職場上不會有天生就想被淘汰,或莫名熱情自燃的人。員工的燃不燃,其實是個「結果」,反映出這個員工是不是相信公司,有沒有認同老闆,還有,對工作團隊又有多少的向心力。

我相信讀者可能有過這樣的經驗:有時候,有心把自己化為一把熊熊燃燒的烈火,這才發現根本誤闖了個會悶死人的密閉房間,更慘的是,還有人備妥滅火器,好不容易升起的小火苗隨時等著中標…這個時候,就算有一千個自燃的念頭也是枉然。但也有一種情況:明知眼下環境不利燃燒,但因著自己不起眼的小火苗受到了珍視,這時候,就算有一千個點不燃的理由,也會盡最大努力發光發熱。

說了這麼多,加繪子的意思是:自燃、可燃與不可燃,這三類如果真的存在,絕對不是與生俱來的屬性,說的精確一些,它們反應出一個員工在職場發展過程中,面對公司或老闆的態度作法,以及提供員工的環境條件,自然而然產生的各種適應狀態。理論上,公司或老闆的態度做法越正面、提供的環境條件越優渥,員工也將越能符合公司或老闆的期待,自動自發地燃燒起來;反之亦然。這樣看來,員工就像公司或老闆的一面鏡子,隨時對上面的想法作為做出反饋,換句話說,員工能不能「燃」又要怎麼「燃」,關鍵還是掌握在公司或老闆手上!

好了,咱們花了落落長的篇幅來說明,其實加繪子的結論只有一個:閱讀稻盛和夫的這本大作時,需要的是「讀境界,不讀意思」的功夫,千萬別在老人家使用的「可燃」、「不可燃」或「自燃」的字面意義上打轉,否則就等於將自己逼入死胡同了。

接下來,我聽到有人這麼說:「境界?真遺憾我完全看不出來!」嘿,親愛的,拋開企業文化的差異,以及勞資立場的不同,你難道沒有發現,稻盛和夫看似廢話連篇裡其實夾帶了一絲一毫的職場真理,值得撿起來好好用?!在加繪子看來,儘管稻盛和夫的言論顧人怨又不討喜,但他老人家最起碼坦白真誠且語重心長地「告白」了,不景氣的時代,企業主對於「人才」揀選的重點和標準呢。

親愛的,為什麼稻盛和夫這樣的人說的話是有份量的?原因正是,稻盛和夫並非成長於承平時代的工作者,在他自己的「員工」職業生涯中,就曾經歷過兩次石油危機、嚴重的通貨膨脹和最慘的日本經濟泡沫化。稻盛和夫曾自嘲自己的一身本領,全賴一路走來沒機會遇到經濟成長的好榮景。

加繪子相信,稻盛和夫的「自燃型員工」是從他自己身上得到靈感的。各位也許不知道,一進入職場領域,稻盛和夫本人一點也不嚴肅,反而像個老頑童,常常又叫又跳(當然,不是神經病)。直到現在事業都這樣成功了,但仍會為了手邊工作上的些微進展雀躍不已,怎麼說,無論做哪一行,到哪一個環境,稻盛和夫總是抱著「玩興」工作。因為帶著「玩興」工作,所以看得到平凡工作的偉大樂趣,所以看得到工作的給予而非環境的奪取。然後,願意聚焦在自己職涯,不管到公司上班只有一天還是十年,當班的每個時刻一定認真投入,因為,知道自己的收穫在哪兒。我想,這樣的人就是稻盛和夫筆下的「自燃人」。

親愛的,加繪子不認為我們得接受現在是「資方市場」,所以「花錢的是老大」,那樣暗藏敵對的假尊重;也不同意「時機歹歹,有工作就要偷笑」這種訴諸悲情的偽知足。其實,工作就是工作,不景氣的年代需要工作,經濟繁榮之時仍然需要工作,就像哲人紀伯倫所說:「一切知識都是徒然的,除非有了工作」,是的,工作並不是為了別人,為了讓此身、此生所領受的一切,有機會也對他人有用,使我們願意投入工作。

因此,工作的真理是不會變的,只有我們真心地挖掘工作可愛之處,真心喜歡上每天投入這麼多時間所從事的工作,這份工作才有可能對我們發生意義,甚至產生好處。而你知道?當你開始這麼做的時候,你也正燃起熊熊的烈火,從你內在不斷地向外延燒,照亮了自己,更照亮了周圍的人。

祝福各位!

【附錄:紀伯倫《先知》】

也總有人對你們說生活是黑暗的,你們疲憊時重複疲憊者的語言。

   而我說生活的確是黑暗的,除非有了渴望,

   所有渴望都是盲目的,除非有了知識,

  一切知識都是徒然的,除非有了工作,

  所有工作都是空虛的,除非有了愛;

當你們帶著愛工作時,你們就與自己、與他人、與上帝會為一體。

 

什麼是帶著愛工作?

  是用你心中的絲線織布縫衣,彷彿你的至愛將穿上這衣服。

  是帶著熱情建房築屋,彷彿你的至愛將居住其中。

  是帶著深情播種,帶著喜悅收穫,彷彿你的至愛將品嚐果實。

  是將你靈魂的氣息注入你的所有製品。

  是意識到所有受福的逝者都在身邊注視著你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林加繪子 的頭像
小林加繪子

女力株式會社

小林加繪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