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fdd85d00ccc.jpg

圖片來源

很多人都說,相較於三、四、五年級的學長姐們,「六年級生」裡面,十個有九個對「政治議題」興趣缺缺,甚至超級冷感。沒錯,加繪子正是一枚對政治冷感的六年級女生,是故,昨晚的「經國先生百年誕辰紀念音樂會」對我來說,是有那麼一點值得記下的意義的。

 

蔣經國先生是加繪子自懂事以來,人生第一個「總統」大人;而且,猶記得國中二年級時,經國先生逝世,加繪子唸的那所學校,全校師生還依規定「戴孝」一個月,當然,那也是我第一次為長輩戴孝。最後最後,最重要的是,也是同一年,自從「副總統」代理經國先生的總統職位,「李」總統出現了,加繪子才搞清楚了一件事:「蔣總統,原來只是總統剛好姓蔣,原來還可以是張總統、吳總統,或蔡總統…」。

不像四年級的兄姐們,成長在尚未解嚴解禁的台灣社會;也不似五年級生,有機會恭逢其盛「野百合學運」;六年級的我們,成長的一路上,可以說有太多的「新玩意兒」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:報紙從三大張突然變成十幾大張,光影劇版、體育版就看不完;電視突然變成上百個頻道,選台器可以按到手酸;後來,上了大學,網際網路開始夯,大學生幾乎天天掛在 BBS 上…。

老實說,「政治」兩字對六年級生而言,實在太複雜太深奧,何況,社會的諸多開放,讓我們整天忙著追求各種娛樂和資訊都來不及,哪有閒工夫去管政治的鬼議題。不過,雖然對政治冷感,但昨晚帶著雙胞胎公主親臨音樂會現場的加繪子,仍然一度落下眼淚!

落淚當然不是因為聽到楊宗緯或彭佳慧的演唱,也不是感動於樂團的演出水準太棒。而是,今年 35 歲的加繪子,平常對政治新聞懶都懶得理,對上街遊行總是興趣缺缺,對政治人物從來很反胃,昨晚,昨晚的我,第一次對所謂的「總統」這樣的人物,發出了景仰與思念。

看著穿插在節目中間的回顧影片,加繪子掉入那個國二時期的回憶:有天全家吃著晚餐時,看見電視新聞上許多人留著眼淚、沿街哭送經國先生的靈柩,記得當時爸媽說,如果工作不是這麼忙,早就帶我們去了。其實,加繪子當下根本不瞭解「送蔣總統靈柩」代表什麼意義,對我們來說,總統是那樣的遙不可及。還以為總統死掉有空的大人就要去送。

就在昨晚,在樂團演奏巴赫作品的優美旋律中,看著那些影片,加繪子想起了民眾送經國先生的那個畫面,想起了近幾年終於退休不忙的父母,想起了蔣總統之後接任的幾位總統,想起了二十年的光陰就這樣悄悄地過去,想起為人妻為人母的加繪子跟國中時期的不同,想起了這些年社會到底有了什麼改變…眼淚便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。

想起的事情好多好多:想起了小時候,似乎每個同學的爸媽都很忙碌打拼,週六上班,週日還加班,每個家庭的生活卻還是不甚充裕;想起了學校生活,班上常常起鬨誰喜歡誰,情況卻很有趣,較早發育的女同學,身高已經 170,搭配她的男主角,正在變聲,卻只能顛腳抬頭對著女生的胸部說話。想起了人際關係,修車行的小孩會跟代書的兒子做朋友,家裡開診所的千金與賣油條的女兒很常黏在一起。

小時候就是這樣,雖然大家過得很辛苦,但猛一回頭看,卻又發現日子的平實與平靜,令人好懷念;雖然社會上各行各業都自顧自地拼命攢錢,但大人之間、小朋友之間卻沒有什麼階級或其他分別,彼此能溝通,也樂在相互影響中。

我要說,經國先生他老人家不只是最後一個「蔣總統」,更是我們心中最後一個「好總統」。也終於懂了,我,不是沒來由的對政治冷感,原因只是,討厭那些跟百姓好像很親近其實很遙遠的政治人物,更討厭兒時明明是唾手可得的東西,長大後卻變得那樣遙不可及,只能躺在記憶裡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林加繪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