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a2f4497469b1.jpg

 

他戀愛了。他以為,這次,真的墜入愛河了。每天午餐時間是屬於他跟她的,而大樓的陽台是倆人的世界。

剛開始,他來抽煙,她來餵管理員伯伯養的流浪狗。整整幾個月,倆人沒有交談,只是點頭示意。那時的他,對女生是存有戒心的,畢竟,胸口那道傷痕偶而還會作怪,他不想讓它再有機會痛起來。

這個餵狗的女孩,像是與陽台上的短黑毛小土狗約好了一般,總是在12點50分準時出現。每天每天,女孩一到陽台便開心地張羅「小黑」的午餐,然後,身著窄裙套裝、踩著高跟包鞋的她,秀氣地蹲下,專心地看著狗狗狼吞虎嚥,時而說話,時而微笑。

一天兩天…一週兩週…一個月兩個月…,每天每天,男孩欣賞女孩餵狗時的滿足神情,欣賞小狗飽餐後的慵懶模樣。這樣的享有,卻不需要支付任何交際寒暄,男孩喜歡這份自在。

男孩是九樓知名律師事務所的實習生,去年才剛離開大學校園。嚴格說起來,是延畢了兩年,終於大六畢業。拿到畢業證書的隔天,便奉父命前往大伯開的事務所報到。他與別人不同,從未對所謂的「前途」感到慮憂,連當兵也一併由父親搞定替代役。

是那天,男孩依慣例在午餐時間到陽台 hot 菸吹風,也依慣例以簡單的食物解決中餐。同樣地望著兩點鐘方向的101大樓,同樣地數著遠遠近近的建築物,同樣地感受台北的天空有些灰濛濛。手上拿著一週要吃上四五次的麥當勞薯條。

餵狗的女孩竟主動跟男孩說話了,細細軟軟的聲音令人印象深刻。她問他:「剛才李伯伯是不是把小黑帶走了?」他看了她一眼,只回答了「沒有注意到」五個字。女孩的神情有點失望,男孩瞥見女孩胸前的門禁卡,原來是四樓旅行社的,名字後面有個「芬」。那是倆人第一次的交談。

在那之後,彼此陽台上碰見了,除了點頭示意,基於禮貌也開始簡單地打招呼。

男孩說:「吃飽沒?」女孩答:「吃飽了,謝謝。」

有時,女孩說:「今天很熱喔!」男孩答:「對啊,很悶,沒有風。」

或者,女孩說:「又吃麥當勞啊!」男孩答:「方便嘛!」

最多最多,男孩說:「小黑好像餓壞了,一直叫個不停。」女孩答:「對啊,把牠寵壞了,只認我!」

像這樣沒有內容的簡短對話,又持續了兩個月。

有天中午,女孩一把抱起正在發抖的小黑,直奔停車場開往獸醫院,那焦急的表情,就好像生病的是自己的孩子。男孩目睹了一切,於是,到了下班時間,男孩不自覺地再次到陽台察看。如預期地,女孩果然早已在那兒照料小黑。天色漸漸變暗,就在那天,倆人坐在水塔邊,聊起了關於小黑的故事,聊起了關於流浪狗的種種,聊起了人類與動物之間的感情。
聊著聊著,時間接近七點,女孩匆忙收拾回家。男孩看著女孩的背影,對這個身形嬌小、聲音輕柔,卻有著像宇宙那樣寬敞胸襟和愛心的女孩,內心升起了一種莫名的「尊敬」。「好特別的女孩!」男孩對自己說。

從隔天起,男孩對「陽台午餐」有了不同於以往的心情。向來排斥任何寵物的他,甚至主動地逗著小黑玩。倆人的對話開始精彩:女孩熱情地分享豢養寵物的點滴,男孩則回饋以動物保育的法律資訊。漸漸地,除了聊天,倆人也開啟了友善的互動:女孩親手做了壽司,邀請男孩一起享用;男孩則準備了咖啡兩杯,妳一杯我一杯。

從此,陽台上的午后時光,成了倆人固定的約會,一起餵狗,一起談天說地,沒有主題,沒有壓力,男孩的好歌聲讓女孩很驚訝,而女孩的幽默感常令男孩笑到彎腰。

倆人的默契越來越好,不必點破,無須明說,甚至連對方的名字都不急著知道。

改變的只是,偶而,女孩會議延誤或外出洽公,小黑的食物已有男孩幫忙打理,不再牽掛擔心;偶而,男孩失眠頭痛或傷風感冒,女孩總能提供成藥甚或刮痧, 無須故作堅強。

男孩清楚地感覺到,與萍分手兩年來,這是第一次,那個被自己塵封起來的對人的信賴,竟不知不覺地被翻了出來。是眼前的這個女孩,讓自己願意再次打開真心,接受他人的關懷。是啊,她和萍是多麼的不一樣:萍任性,她柔順;萍只想佔有,她熱愛付出。萍遊戲人間,玩弄感情;她洋溢母愛、狗狗愛,甚至對萬物的愛…。「這個女孩…」男孩發現自己開始感激起餵狗的女孩。

午餐約會仍持續著。這天,一個念頭閃過,突然間,男孩恍然大悟!終於,男孩終於懂了!原來,原來這才是真正值得自己用心去愛的女孩,這才是配得珍貴愛情的完美對象!真是奇妙,就從那一刻起,男孩對女孩的尊敬與感激,竟一下子全化成了想念。老天!男孩發現自己不一樣了,不只是中午,不僅在陽台,他渴望每一天的早中晚,電梯、停車場、便利超商都能遇到女孩。

男孩努力地整理出關於女孩的一切。他知道她叫謝怡芬,在旅行社上班,受到父親影響,從小就接觸各種動物,夢想是為動物保育盡一份心力。他猜測她的家境還不錯,年紀輕輕就開進口車,還去過希臘巴西和土耳其,身上的品味也很優。年齡應該是二十七、八左右,雖然比自己大了三、四歲,但父母親應該還可以接受。她應該還跟家裡住,要不然,怎麼可能天天帶便當來餵狗。至於男朋友…雖然沒敢問,不過,根據這一陣子的相處,嗯,應該沒有,否則不會連重要節日都趕著七點前「回家」。

男孩開始思考,女孩還不知他的心意,自己該如何表白。「她絕不是一個可以隨便對待的女孩」男孩打從心底這麼想,於是乎,他決定先套套女孩對自己的想法。他問她對愛情的態度,她說「愛情可遇不可求」;問她對姊弟戀的看法,她回答:「心靈相通最重要」。當她反問他,曾經有過的情傷,他若有所指地答道:「最近有個人治癒了我的傷,就像生病的小黑得到照顧一般。」他知道這個時候女孩的反應很重要。當女孩露出笑容並拍拍男孩的肩膀時,這眼神、嘴角、肢體動作…至此,男孩完完全全確定了:女孩也喜歡自己!

「YES!」男孩忍不住在心裡大聲吶喊!當下決定,就是明天,明天是男孩由實習生轉為正式職員的第一天,終於擁有跟女孩平起平坐的身份—「領全薪的上班族」,男孩認定:這是天意!明天,明天中午要向女孩表明心意,告訴女孩,她就是自己等待已久的真命天女!

一切終於來臨。

然而,中午的陽台,女孩並沒有如常出現。男孩先餵了狗,心想最晚一點半,女孩便該出現,就像平常的每一天。等了又等,一點40分,上來的卻是管理員伯伯,老人家看到男孩已餵過小黑,開心地連聲道謝。男孩再也忍不住,開口問伯伯:「今天怎麼沒有看到四樓的謝怡芬?」

操著台灣國語的管理員伯伯回答:「你說達新的謝總?她去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,就斜對面那家私立小學啊。聽老吳說,他兒子有領那個市長獎,第一名啦,要給她恭喜啦。」頓時,男孩整個人呆住了,不確定自己到底聽到了什麼。「什麼跟什麼,謝總…兒子…小學…???」

「不要看謝總生得那樣水水,看起來幼齒幼齒,她快40歲了耶。啊,當初我叫她再生一個給兒子作伴啦,她不要。現在說想生,啊,我看是很難啦…」這一刻,像是落鍊的車輪,轉不動的心臟卻被蠻力硬拖向前,男孩無力地倒下。

 

註:謝怡芬,60年次,達新旅行社總經理。擁有自信,所以美麗;熱愛生命,所以年輕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林加繪子 的頭像
小林加繪子

女力株式會社

小林加繪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